她说:“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9月16日

  第九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

  烈士遗骸归国

  网友说

  “2小时的航程,他们走了几十年”

  是啊

  英烈终于回家

  祖国从未忘记他们

  今年

  我们寻访了一批志愿军老战士

  他们曾经是侦察兵,是卫生员

  是军医,是炮兵

  是钢铁般的战士

  如今都已是满头白发的老人

  从他们身上

  我们感受到那段历史的荡气回肠

  也看到了中华儿女坚如磐石的信仰

  1

  出征时的270人

  牺牲了269人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

  李昌友两次奔赴战场

  两次身负重伤

  提起那艰苦卓绝的战斗

  那出生入死的战友

  李昌友几度泪目、哽咽

  “269个

  个个都是20多岁

  我们一个锅里吃饭

  都牺牲了……”

  李昌友所在的八连

  是一个270人的加强连

  在一次战斗中

  八连270人浴血奋战

  一仗打下来只剩下17人

  接下来的多次战斗中

  八连战士越打越少

  只剩下李昌友和另外两名战友

  上甘岭战役打响后

  这两名战友也壮烈牺牲

  李昌友因负伤治疗

  成为八连唯一的幸存者

  “打死他(敌人)一个

  我们就保本

  打死他两个

  我们就赚一个”

  “从来没想活着回来……”

  八连出征时的270人牺牲了269人

  最终只剩下李昌友一个

  这是他不愿回忆的痛

  “我哪里还有战友

  我的战友都牺牲在朝鲜了”

  这些年,每逢“八一”

  95岁的李昌友都会前往

  羊楼洞烈士陵园

  祭奠那些长眠的志愿军烈士

  这里安葬的是抗美援朝负伤归来

  因救治无效牺牲的142名烈士

  这里并没有李昌友认识的战友

  但他坚持每年都去

  他要去告诉那些未曾谋面的战友

  如今祖国和平昌盛

  人民生活幸福

  2

  没人预料到

  这将是一场多么艰苦的战役

  她14岁跟随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

  她叫王清珍

  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15军45师一名卫生员

  也是电影《上甘岭》中

  卫生员王兰的人物原型

  1952年10月

  上甘岭战役打响

  当时

  没人预料到

  这将是一场多么艰苦的战役

  战场上物资匮乏

  没有水

  王清珍就融化雪水泡干粮

  没有烧水壶

  她用罐头盒代替

  没有绷带

  她用敌军投放照明弹的降落伞布条

  包扎伤口

  没有药棉

  她就拆了棉衣取出棉花处理后使用

  在上甘岭五圣山的坑道防空洞中

  她悉心护理伤员

  用嘴喂饭喂药

  用自己的棉衣捂伤员的脚

  并为他们唱家乡民歌

  鼓舞他们战胜伤痛

  原国防部部长秦基伟将军

  在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话:

  “有一个女战士使我印象至深

  她叫王清珍,只有十七岁

  她在五圣山后面的坑道病房

  护理二十多个重伤员

  这个姑娘为了解除战友的痛苦

  帮助伤员排尿

  情操之高尚

  令人肃然起敬”

  “死都不怕,我还怕什么?”

  86岁的王清珍仍然坚定

  如今

  她依然会哼唱起《我的祖国》

  只是这歌声里不再有硝烟与痛苦

  更多的是和平与安宁

  3

  地面是炮弹封锁

  空中是轰炸机封锁

  李增令和周凤兰

  是一对92岁的革命伉俪

  他们同一年出生,都是军医

  都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

  在夺取加里山的战斗中

  敌人的封锁是双重的

  地面是炮弹封锁

  空中是轰炸机封锁

  战士们被压制在公路两侧

  炮弹声不绝于耳

  李增令在这次行动中身负重伤

  被送回国接受治疗

  周凤兰也参加了这次战役

  当冲锋部队听到

  “拉开距离,跑步前进”的命令时

  一个个战士飞速穿过弹坑往前冲

  周凤兰被炸飞的石土掩埋

  炮弹声过后

  她从土里爬出来

  摸摸腿没有受伤

  拔腿就往前跑

  伤愈之后

  李增令第二次入朝

  在卫生营手术组

  他们正式相识

  成为生死与共的战友

  手术室设在距前线约十里路的山林里

  敌机昼夜不停地骚扰

  李增令和周凤兰就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

  连天连夜坚守在手术台上

  战地医疗条件有限

  病人急需输血

  李增令就自己献血抽血

  手术麻醉药是开放式给药

  周凤兰自己几次被“麻醉”

  昏倒在手术台上

  他们从烽火年代走来

  并组成革命家庭

  携手走过70年风雨

  时光飞逝,岁月见证初心

  老人珍藏着许多的勋章

  那是他们并肩战斗的见证

  也是历史的见证

  4

  “只要有一口气,就要打下去”

  1950年冬天

  中国人民志愿军与美军

  在长津湖展开了一场对决

  史称“长津湖战役”

  当时22岁的陈世礼

  是一名炮兵战士

  “七八个人操作一门炮

  有人装弹,有人拉火……”

  “我们要消灭敌人的重机枪火力点

  掩护步兵歼灭敌军”

  回忆作战经历

  他记忆清晰

  敌方是美军有着

  “北极熊团”称号的精锐部队

  火力异常凶猛

  “只要有一口气,就要打下去”

  志愿军以顽强的战斗毅力

  对敌人发起连续进攻

  时值寒冬

  长津湖一带骤降大雪

  气温降到零下30多度

  “山是白的,树是白的,地上也是白的”

  陈世礼回忆

  雪水灌进鞋子里

  脚冻得毫无知觉

  士兵皮肤和钢枪粘在一起

  撒开手就得掉一块皮

  陈世礼的腿脚被严重冻伤

  裤子、鞋子已无法脱下来

  只能拖着僵硬的双腿在雪地里爬行

  运送弹药的车辆经过

  将他带回卫生所

  后被转运回国进行手术

  切掉了十根脚趾

  “我还怎么回部队……”

  见到自己的双脚

  他崩溃失声

  “我们把该打的仗都打完了

  我们的后辈就不用打了”

  “我们出生入死

  就是为了让他们不打仗”

  电影《长津湖》中

  这些台词触动无数观众

  今日山河无恙

  是千千万万将士拼死奋战来的

  英雄无言

  他们受过的伤是最好的军功章

  他们的精神会被永远铭记

  中国人民志愿军

  将自己的青春、热血与生命

  化作守护祖国的铜墙铁壁

  换来祖国的和平安定

  他们都是最可爱的人

  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他们的事迹和精神

  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

  向最可爱的人致敬!

  出品、监制:田建军

  策划:肖进安

  文案:夏国燕

  摄像:刘生辉

  出品:新华网湖北分公司

  湖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