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揭秘“唐宫小姐姐”诞生幕后

  《我们这十年》开播霸榜热搜

  编剧揭秘“唐宫小姐姐”诞生幕后

  2021年,一群梳着高髻,身着黄、绿、红三色衣裙的唐代少女火爆出圈,给人以亦真亦幻、穿越古今的感受。她们,就是河南郑州歌舞剧院舞蹈作品《唐宫夜宴》中的角色,被观众亲切地称为“唐宫小姐姐”。近日,《我们这十年》之《唐宫夜宴》单元播出,揭秘了更多“唐宫小姐姐”前世今生的故事,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我们这十年》也相继登上多个平台热搜榜。

  日前,《唐宫夜宴》单元的编剧任宝茹、高璇接受采访,谈及众多幕后故事。作为编剧界的一对“黄金搭档”,她们曾创作过《我的青春谁做主》《婚姻保卫战》《在一起·摆渡人》等大热剧目。此番再度联手,她们坦言最难的就是如何用五分钟的舞蹈,以点带面呈现十年间中国文化的变迁。

  采访素材超15小时 挖掘舞者工作生活日常

  项目筹备初期,《我们这十年》主创团队搜集整理了200多个选题方向,《唐宫夜宴》很快吸引了编剧任宝茹、高璇的目光。

  “一来是因为(这段舞蹈)之前已经看过很多遍,真的觉得很惊艳,也很喜欢。二来是因为任宝茹老师本身就是河南郑州人,对当地歌舞剧院也非常熟悉。”高璇回忆道。

  就这样,《唐宫夜宴》作为《我们这十年》其中一个单元被确定下来。

  进入创作阶段,为了能最真实地呈现舞者们的工作和生活日常,主创团队一行原本计划在2022年春节前赴郑州实地采访调研。由于疫情影响,所有前期采访是通过电话完成的。

  编剧高璇直言:“当时我们采访了郑州歌舞剧院四位主创和领导,也就是后面我们这部剧中的主要角色,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建立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所有的采访素材加起来不少于15个小时吧。”

  终于,在今年春节后,任宝茹、高璇迫不及待地走进了郑州歌舞剧院。高璇透露,十天的采访中,她们每天都泡在训练场和演员宿舍里,进一步丰富了之前在电话中得到的素材。

  故事原型把关剧本细节 她们的韧性令人“惊讶”

  《唐宫夜宴》这一单元剧中,陈冉的原型是郑州歌舞剧院的编导陈琳,易文艳的原型是郑州歌舞剧院女首席易星艳,她们都是古典舞《唐宫夜宴》的主创人员。

  而在创作过程中,原型演员也给予了两位编导很多帮助。

  “首席易星艳会非常具体地帮我们提一些阶段性的方案,包括一些舞蹈的专业动作如何编排,一些经典舞段如何呈现。毕竟隔行如隔山,我们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变成专业人士,所以非常感谢易首席的专业指导。”任宝茹说。

  深入实地的采访调研,也让任宝茹、高璇对基层歌舞剧院有了全新的认知,“以前我们会觉得舞者就是生活在云端的,去了之后才发现她们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困难需要去克服,她们身上的韧性让我们非常惊讶。”

  采访中,任宝茹举了几个很形象的例子。“陈琳会跟我们讲,怎么用一份钱让作曲、服装干两份活儿。罗冰冰的原型娄冰冰是郑州歌舞剧院的副院长,她会跟我们自嘲说,自己办公室的沙发都要被前来诉苦的人坐塌了。”

  高璇感叹道:“但即便如此,她们还是会说,(从事这个工作)自己很满足,我觉得这就是爱吧。”

  白百何就是陈琳的样子 张慧雯的表现令人惊喜

  2008年,任宝茹、高璇曾在《我的青春谁做主》中与白百何有过一次合作。时隔14年再一次在《唐宫夜宴》中聚首,两位编剧对白百何的表演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白百何饰演编导陈冉,她以前也跳舞,所以会把自己对舞蹈的认识赋予进去。在我们眼中,她就是一个编导,完全呈现了陈冉原型陈琳在训练场上的样子。”高璇点赞道。

  而对于张慧雯,两位编剧则不约而同用“惊喜”来形容。在她们看来,虽然张慧雯是北京舞蹈学院科班出身,但是民族民间舞与古典舞之间还是有不小的区别,再加上《唐宫夜宴》对舞蹈演员各方面的要求非常高,想要高水平诠释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后来我们听说她练功练到膝伤复发,但还是非常漂亮地完成了每一个动作,敬业精神让人感动。”两位编剧说。

  封面新闻记者陈颖

  华西都市报